查看: 10|回复: 0

乌云掠过柳河镇

[复制链接]

171

主题

171

帖子

34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UID
1830
贡献
0
威望
0
资讯币
34121
买家信用
卖家信用
注册时间
2018-12-3
在线时间
103 小时
发表于 2019-8-24 18:0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赶紧注册资讯论坛享受更多精美权益哦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
   
   
    乌云掠过柳河镇
      
   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乌云掠过柳河镇
    作者:雪夜星
      
    一
      
    豪放摩托车行老板刘得亮,被一名叫阿武的朋友约出去喝酒,阿武说是借此机会谈一笔团体购买摩托车的业务大单。虽然阿武是找刘得亮购买摩托车时认识的顾客朋友,仅一面之交,但人家毕竟做过自己的顾客上帝,因此,刘得亮电话里欣然应允。出发前,夫人袁小苑随即郑重交代:“你可少喝一点啊,你这人就是经不住朋友劝酒。”
    “少废话了,那可是我新结识的顾客朋友呢,人家一片好心,介绍业务的,怎么能让我喝醉呢。”话说完,刘得亮就直奔指定的城南大酒店。
    殊不知,这桌酒局一喝就是整夜,第二天早上8点多,袁小苑乃不见老公回来。出发前,老公也没告她具体哪位朋友请他,什么地点也不知道。她一下子火了,立刻拨打刘得亮的手机,可是,电话里说无法接通。这怎么回事?这可是重来没有的事啊,她发起慌来,赶紧派人上街找下街,乃无音训。她到酒店问,城南酒店老板说,他们喝完酒很快就离去了。
    “老板,你认识我老公的那几个朋友吗?”袁小苑惊慌失措地问。
    老板说就认识刘老板本人,其他的几个非常陌生。袁小苑把老板这话一听,几乎要绝望了,她赶紧向柳河镇派出所报了案。派出所查得邀约刘得亮喝酒的那个电话,恰是公用电话厅。派出所决定一面侦察,一面寻人。
    刘得亮失踪的第三天晚上,袁小苑呆在家里坐立不安,心如刀绞。突然听得有轻轻的敲门声,他心头一阵狂喜,不定是老公回来了呢?赶紧前去开门,只见风桥村的卢胖子突然机警的出现在门前:“嘘   卢胖子是风桥村的村长,那天找刘得亮购买摩托车时,他觉象刘老板这样心底善良的人当今为数不多了,于是暗自决定一定要交上这个朋友:“刘哥,我们那村子穷得要死,请你不要嫌弃小弟我,有机会一定到我那玩玩,虽然村子穷,但风光还是出奇的优美呢。”刘得亮觉得卢胖子是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,人也可靠稳重,当即就心悦诚服地答应了他。
    一个晴朗的傍晚,刘得亮提上好酒好烟,兴致勃勃地来到卢胖子家里做客。见镇上的大老板能远道赶来玩玩,卢胖子高兴得分不了南北,立刻迎进让坐,泡茶找烟忙不迭,随即吩咐夫人下厨做餐。”席间,刘得亮与卢胖子碰了杯说:“卢老弟要是到镇上有么事,尽管找我帮忙,我的人缘特好。”
    卢胖子见刘哥真想帮他一把的样子,就说没什么事要帮忙,只是村子里有个小女孩,因父亲暴病身亡,她妈妈经不住这个沉重打击,随即去了人世,真是太凄惨了。要帮就帮那孩子一把,上面正在搞一帮一的扶贫活动呢。
    得知这事,刘得亮没有半点迟疑,斩钉截铁地说:“这事包在我身上,就我卖摩托车包装的钱,都能解决那孩子的困难。”
    有刘得亮这样的善举,卢胖子钦佩不已,随即与他碰了杯:“刘哥,我代表那孩子五辈子感谢你。我要把你的事迹通知电视台和报社。”
    “何必要报导什么,你可千万别干这些啊。”刘得亮推卸不迭。可卢胖子还是向电视台报社透露了风声,不几天,刘得亮的摩托车行各路记者纷至沓来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二
      
    有了那哪里可以治好白癜风次深情的交往,卢胖子与刘得亮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铁杆兄弟。
    这天中午,卢胖子突然接到刘哥的电话,声音是那么有气无力:“卢老弟,请你晚上赶紧到镇医院307病室来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。”随即,电话就挂了。么回事?刘哥的身体可棒呢?居然住进了医院?怎么又不让任何人知道?一连串的不解,使得卢胖子焦急万分。天麻黑,卢胖子就及时赶到了307病室。刚进门,一护士拦住他说:“先生,此处是特护室,请你不要进去。”
    “嘘……!我有个兄弟可能有遭遇,一定与大案有关,我必须进去。”护士见卢胖子说得真切,让他进去了。
    刘得亮的头部,几乎全被纱布包裹着,露出的两只眼睛暗然无神,血浆液体还在慢慢滴入体内。为了不让刘得亮费很大劲说话,卢胖子贴进他的头部,听他慢慢叙述了事情的经过。
    这天早上,后街水果摊摊主第一个来到摊上开班,偶然听得下水道的盖板内发出类似猪的喘息声,谁家的猪跑那里面去了?他心头大惑不解。不论怎样,得想办法将猪弄上来啊,好歹是条性命呢。想着,不用迟疑就将盖扳掀开,天啦,只见下水道内躺着一个血淋淋的汉子,两眼翻白。倒吸一口凉气,赶紧跳下把那汉子拖上来。他定神一看,这不是豪放摩托车行的刘老板吗?怎么遭遇如此灾难?对刘得亮非常了解,他可是大好人呢,1998年,特大抗洪运动中,他还向灾区人民捐助了8000元救灾款,一时满街传为佳话。见此情景,他机警地将盖扳迅疾盖得完好无损,立刻叫了一辆麻车将刘得亮送往医院。好在门诊部主任也认识刘得亮,所以,来不及办什么手续就对刘得亮进行紧急抢救。是个非常有心计的人,回转时,郑重强调主任说:“刘老板的遭遇一定牵涉到案情,请你们院方切记保密。”主任会意地向点了点头。
    赶紧到派出所报了案,警闻讯立刻派人悄然来到医院,对刘得亮的身上进行了拍照。警很快意识到,凶手的本意是杀人灭口,满以为将刘得亮杀害了丢在下水道便万无一失。警还推断,凶手可能未能击中刘得亮的要害部位,只是当即深度休克,经过深秋的寒水浸泡,渐渐苏醒过来。警作出周密的布置,将计就计,不得泄露刘得亮有幸回生的半点风声,这给快速缉拿凶手归案将带来许多方便。
    刘得亮躺在病床上,回忆着一桩与这个案子有关的往事,觉得那事只有铁杆兄弟卢胖子,对破获这起案件将起到重大作用,所以他立刻与他取得了联系。
    病床边,刘得亮只是说让卢胖子紧密配合,话刚落音,就再也支持不住了,只顾喘息。医务人员让卢胖子赶紧离开,让病人休息,于是,那天晚上他便直接来到刘得亮家里,好让不知内情的嫂子放心。
    卢胖子与袁小苑白癜风夏天怎么办正在商量着对策,突然又听得轻轻的敲门声,袁小苑开了门,进来的是警。警知道,阿武这家伙只不过是个小混混,常常是不犯,小污点不断,抓了承认错误,放了接着又干。警认为阿武的行为也许只是一个表象,一定暗藏着更大的玄机,于是他问袁小苑:“嫂子,你好好回忆一下,刘老板有否跟阿武或其他什么人结下了不解之仇?”
    袁小苑沉思了片刻,脑子里怎么也搜寻不到什么结仇的人,她只是一脸的忙然:“哎,真是祸从天降哦。”
    “我早有预感会发生这样的恶果,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。”卢胖子把脑袋一拍,心急火燎的说道,随即,一下联想起许多事来。
    在没有结识刘得亮之前,有一天,一村民骑着一辆崭新漂亮的天华摩托车,迎面就对卢胖子报喜:“村长,我积积攒攒,总算实现了买车的愿望,你看我这车质量咋样?”
    卢胖子前敲敲后摸摸,说:“我虽是个外行,但凭这车的质感,似乎就是辆假冒伪劣品啊!”
    “什么?不可能吧,我这可是花了4800元买的啊。”一时间,村民心上心下,将卢胖子的话较真了,立刻赶到镇上一处朋友的摩托车修理部,让有专业水平的朋友作出质量鉴定。殊不知,还正被卢胖子说准了,朋友说那车是假冒伪劣无疑。当即,村民肺都要气炸了,立马回到村子,让卢胖子作伴到天华摩托车行找老板伦理赔损失。作为卢胖子一村之长,自己的村民受到如此欺诈,怒火中烧。
    来到天华摩托车行,卢胖子进门就问营业员,你们老板是哪位?老板还真有一番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气派,见卢胖子气色难看的样子,就知道来人绝没好事,他说:“我就是,有什么事尽管请讲。”
    卢胖子没逗圈子,开门见山:“我兄弟在你处购得假冒摩托车一辆,请你立刻换成正品或者退货,什么话都好说,然则你看着办。”
    老板见卢胖子气度非凡的样子,心头不免有些战术,但还是壮胆做派:“嘿,我见的多了!无凭无据,你凭什么说我的车是假冒伪劣的?不把事情弄清楚,我倒要告你诬告罪!”
    卢胖子一把紧紧撰住了老板的肩膀:“少罗嗦,你换也得换,不换也得换!要不然,我非告你不可!”老板见卢胖子不是用高压政策对付得了的下家,只得将假冒摩托车为村民退了款。再说,真告上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    临别前,卢胖子拉着村民说:“走,我们到对面豪放摩托车行买去,人家那才是货真价实的啊。”
    “你给我站住!”老板立刻喝住了卢胖子。
    “么样,你想打架?”卢胖子作好了还击的准备。
    老板的语气一下柔和起来:“我不是想打架,依我看你就是豪放摩托车行的商业探子,也就是托吧。”
    卢胖子觉得这个老板心眼小,他反倒顺了老板的口气:“是又怎么样?”话虽这么问,卢胖子心头却有些暗自好笑,其实跟人家豪放摩托车行的老板素不相识,只是偶然听人们说起那是一个很好的老板呢,怎么居然自己成了人家的探子?无论怎样,款子也退了,卢胖子和村民无不感到欢喜。第二天,那村民便在豪放摩托车行买了一辆满意的车,骑回家,卢胖子见了觉得那车的确不错,自己正决定买一辆车呢,出门办事也方便,于是跟着也买了一辆豪放摩托车。
      
    三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就在卢胖子买车大约两个月后的某天夜晚,他骑上崭新的车到县里办事回到家里,一路暗自高兴,有辆车真方便,要不,还得在县城多呆一晚呢。车停稳,他偶然发现门边有一张北京中科白殿疯医院好不好纸条,索性拾起看,上面写道:“我老哥在镇子上可是有头有面的人物,你居然红着胆子掉他的干底,老子晓得你跟豪放老板关系不一般,等着瞧!”纸条下段画有一把尖利的匕首图案,卢胖子不免有些毛骨悚然。县上事情办得顺利,卢胖子的昂然兴致却被这惶恐纸条全部打消。正惶恐不安之际,突然一村小伙推门而入:“村长!刚才我见镇子里的混混阿武在你房屋周围转了好几圈,我担心你有什么麻烦,所以你得提防才是啊。”
    “谢谢你了,我晓得的,不会有什么大事的,你放心吧。”卢胖子对小伙子说,立刻意识到,准是那次摩托车之事引火烧身了,反倒一下胆子大了起来,心里骂道:“他娘的,要玩老子就跟你玩到底。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技术支持
在线咨询
咨询热线
QQ-773477777
微信扫一扫
招商/广告合作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Designed by yuancheng168.cn

GMT+8, 2019-9-23 14:54 , Processed in 1.073532 second(s), 32 queries .